山峦重叠,山谷与山脊相间,山川纵横交织。

环顾四周,这里的战斗是东低西高。西边是平均海拔3500多米的神宝山、哲格里山、格嘎山、色见山,从北到南排成一线。

这里是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的所在地。

大自然雕刻了一条崎岖的山脊,最低海拔1960米,最高海拔4614米,从西向东逐渐进入母亲河——黄河。结果,神宝山沿黄河峰林,地势垂直,形成了不同的气候、水文、土壤和植被。县城坐落在黄河边的尖扎,海拔1990米,气候温暖,境内名山秀水,坎布拉丹霞地貌耸立于此。尖扎自然条件优雅,交通便利,紧邻州府龙坞镇和省会西宁市,已成为典型的高原生态宜居城镇。

“尖扎”是藏语音译,意思是野生动物出没的地方。传说其境内的尖扎滩是以藏族部落“尖扎”命名的。无论什么样的神话传说和故事,这样的地名早就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历代的先人都在这简扎之地辛勤劳作,繁衍生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农耕草原文明。

纵观历史,尖扎地区是中原王朝与西部草原部落反复争夺的边疆。不同种族、不同语言的屯军士兵曾在这里上演过战争和交替的悲喜剧。几千年的历史造就了这个地区崇尚武术的民俗。久而久之,弓马技能成为衡量士兵军事战略的标尺,弓马成为草原民族的灵魂。无论何时何地,与师父同甘共苦。

在尖扎地区流传的民间射箭习俗无疑是征服和战斗过程中遗留下来的产物。

根据传说,射箭始于9世纪中叶。最后一个吐蕃扎普的残暴统治导致了天怒人怨,进而引发了愤怒的农奴起义浪潮,最终导致统治雪域数百年的吐蕃王朝分崩离析,趋于灭亡。吐蕃王朝灭亡后,一直镇守边境的士兵和吐蕃遗民逐渐融化成了被留下来自生自灭的荒原人。在战火纷飞的时代,射箭技术作为自卫和狩猎的需要,被吐蕃子孙传承下来,在民间广泛传播和演变。它的文化内涵已经深入藏族人民的骨髓。到现在,尖扎地区的藏族人还保留着在埃布插彩箭祈祷、谷堆庆祝的习俗。民间传说,在宫中射死吐蕃最后一个扎姆普——妖的僧人贝吉多杰,最后把铁弓带到这里,被虔诚的百姓奉为圣物,并建塔祭祀。这个传说给尖扎地区的民间射箭习俗增添了一点神秘色彩。

如今,战争的岁月早已过去,历史留给我们的是更优秀的民族文化,值得发扬和继承。随着历史的进步,这种起源于民间的有趣的射箭技术,已经发展成为当地著名的具有民族特色的传统体育项目。它所蕴含的源远流长的文化,不仅被继承和发扬光大,也受到越来越多射箭爱好者的喜爱和期待。

2007年7月,风景秀丽、人杰地灵的尖扎县被国家体育总局命名为“中国传统射箭之乡”,这是全国唯一一个。同年9月,首届“彩箭”射箭邀请赛在尖扎县举行。从此,这个以彩箭闻名的高原小县城,通过国内外的弓箭传播着传统的射箭文化。如今,投资500万元兴建的100亩射箭场和国家体育场馆,已经在尖扎拔地而起。2010年9月,首届“彩箭杯”国际传统射箭邀请赛暨达登文化节成功举办

《彩箭》陪伴了建扎的后代13个春秋。简扎的淳朴的人们用“蓝天、白雪、黄河清、黄土高原、黑土地、红丹霞”画出了五颜六色的箭头,表达了他们对宁静与正义、吉祥与幸福、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渴望和追求,赋予了他们新的文化内涵。历经13年风雨,13年春秋,“彩箭”弘扬民族文化,助推经济增长,造福广大人民群众。它已成为广大射箭爱好者展示技能的交流活动,也是中国三大国际传统射箭项目之一。

在藏语中,射箭被称为“大泽”。在尖扎,弓箭手通常几乎在城里制造精美的箭。制作魔箭是一个庞大而繁琐的过程,已经成为尖扎地区乃至整个安多地区唯一独特的手工技艺。秋收的闲暇时间,邻村互相邀约,一个个争夺复合弓、现代传统弓、反曲弓、牛角弓。在比赛过程中,大多数人既是弓箭手又是观众,每一场比赛都与弓箭手的荣誉息息相关。所以比赛中选手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胜方欢呼不觉得累,败方摩拳擦掌观望。如果一场比赛大获全胜,所有选手都会笑;如果失败了,他们都无精打采,甚至捶胸顿足。每个人只有一个合作的愿望,那就是打败对方。射箭比赛中的弓箭手除了获得奖励外,还会受到人们的称赞。因此,射箭比赛实际上是射箭运动员智慧和力量的展示,参加比赛的射箭运动员非常重视比赛的结果。

在有着几千年射箭历史的尖扎,邻村的男人经常在秋收和农闲季节聚在一起比箭。激烈的射箭比赛结束后,弓箭手们围坐在一起,陶醉在悠扬的藏族民歌和美食中。说到藏族民歌和美食,就忍不住要说一说独具民族风味的餐饮——“达顿宴”。因为射箭在尖扎地区主要是男子体育比赛,所以在达登宴会的狂欢被称为男子的狂欢。听说达顿源于军训。“达顿”在藏语中是“和建”和“简言”的意思。所以“达顿宴”又叫“神箭宴”。代顿节的议程主要包括迎宾、说唱、宴会。它起源于古代的射箭比赛。经过激烈的竞争,弓箭手们举行了一场华丽的宴会。这时候大家都忘记了场上的嚣张,为了重建和谐的关系,消除了竞争的气氛。这个宴会叫做“达顿宴会”。

所以想吃顿宴,首先要比较箭。

顿宴由主人一方准备,精美佳肴,甘甜甘露

款待朋侪,用甜美的歌喉说唱历史文化和相互祝福。箭手们互称“夏尼”(亲人),共进美食,共赏民谣。这样的宴会,在群众恒久的生活演变中逐渐形成现代藏民族传统射箭文化的一部门,也成为尖扎地域独具特色的餐饮文化。达顿节期间,除去紧张、激情的射箭角逐,主要是以箭会友,增进友谊,主队的女子主要以歌舞接待客队,男子则卖力摆宴、敬酒、倒茶等,这也是“达顿节”最奇特的地方。

达顿节上的美食在保持原味的基础上,承袭“五彩”传统,着重突出食品的“绿、蓝、黄、黑、红”五种色调,绿色象征着希望与宁静,蓝色象征着智慧和包容,黄色象征着富裕与高尚,玄色象征着气力与公正,红色象征着热情和活力。制作手法上,以传统的藏家蒸、煎、煮为主,强调食品的原汁原味,既体现整体宴会民俗文化的传承,又彰显膳食的科学合理,极其切合现代养生理念。在选材用料上,主材突出藏系羊、高原牦牛、农家土猪系列,注重原料上的地域性;佐料主要以盐、花椒为主,食材考究纯天然、无污染,制作历程不掺加任何添加剂和人工色素,体现出口感上的原汁原味和品牌原生态。在进餐方法上,分为传统、尺度(藏餐西吃)两大类,多用刀、叉、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尽力彰显藏族粗犷豪迈、崇尚自然的民族特性。

达顿节期间,美食被满当当摆放在商业步行街上,长约500米的宴席桌鳞次栉比,甚是壮观。举目远眺,险些望不到止境。达顿宴不仅具有浓郁的地域和民族特色,蕴藏着悠久的历史积淀和厚重的人文内在,也是现代餐饮文明和传统民族餐饮的融合,是刚性与柔美的联合,是尖扎民族传统射箭文化的一部门。

“五彩神箭”穿越漫长的历史时空,成为尖扎唯一无二的民族之魂,是大美青海、神韵黄南、灵秀尖扎充满无限魅力的集中出现,更是以箭为媒、以箭会友以及尖扎文化旅游的一张“烫金”手刺。

勤劳善良、运动健美的尖扎人用智慧和勇气绘就了经由岁月积淀而挥之不去的尖扎情结和执着追求,使散落在申宝山下、黄河之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获得了更隆重、更广泛、更完整的展示、掩护和传承。

作者:王玉兰 稿件泉源:青海日报 声明:以上内容版权为《青海日报》所属媒体平台所有,未经许可克制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