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川最东端有一个积石堡村群,——柳园村,建在洛河边,属于宜君县尧东镇柳园村(原宜君县袁磊乡)。过了河就是延安的洛川县,渭南市的白水县。

村里的古门,破马拴桩,村墙遗迹,诉说着这段历史,唤醒了乡愁。乡愁是什么?是唤醒时空的特殊符号,是留在脑海里的怀旧味道。

他的家人在大槐树下

\”我的祖先是从山西的大槐树下出来的,姓何.\”老教师何万才拿出了自己的家谱。何万才是当时村里唯一的高中生。他死后当了老师,常年在袁磊镇附近的农村小学教书。退休后回到村子里研究村子的历史和传说。

据何万才考证,纪氏堡村村民最多40人左右,姓大谷。对家里的辈分说,“我现在可以验证,我曾祖父这一代是‘应该’一代,我爷爷是‘震动’一代,我父亲这一代是‘栽培’一代。”,何万才指着自己考证的家谱说。

现在,纪氏堡村的村民都搬离了老房子,留下了所有的破墙烂瓦,但当时的村庄面貌依然可以看到。

埋在地下的拴马桩和精美的砖雕诉说着这里的历史。虽然墙塌了,院子里还是杂草丛生。从古朴典雅的大门,依然可以看到主人一家的繁华。大门顶上镶嵌着“耕读”的家训,显示出主人的身份和田园诗。

据何万才介绍,贺家祖来自山西大槐树,也就是山西省洪洞县何家楼镇。来到纪氏堡村,村里只有几户人家,土地很少。但是因为这里的土地靠近河边,水源丰富,皇室的祖先就在这里扎根生活,开拓耕作。

利用地形挖掘洞穴,进入带厢房的庭院

宜君县曾是延安市的领导,1985年划归铜川市。曾经是延安的南门。所以,积石堡村曾经属于延安市。

积石堡村每家每户都是一个院子,门口有门房,有带工具的厢房,后面有腰房,后院有山洞。在一些家庭中,窑洞被石板覆盖。

村长何普林是家里的“财富”一代,老教师何万才也是这个年纪。在何普林的形象里,当年的纪氏堡虽然人不多,最多也就40多户,但是生活稳定,比袁尚的村民要好。袁尚有时因干旱少雨不能种植小麦,但靠近河边,气候与关中相同。“我结婚是因为我可以在这里吃小麦。”何林山的妻子笑着说道。

村里有一座古庙,曾经供奉过三尊佛像和石碑。这是村民过节拜神的地方,后来改成了学校。然而今天,它不再是一所学校。古寺被毁后,正殿依然存在,门楣、砖雕、主梁依然完好。在曾经改造成教室的大厅里,仍然有黑板等教学设备。在遥远空间的土炕旁边的墙上,有一张看不见年月的《延安日报》,灶上积满了灰尘。

正殿的砖雕刻画人物和花卉十分精致。从砖雕记载的日期可以看出,这座古庙是民国重建的,大殿前的两棵参天柏树默默记录着这段历史。

在村子里一个破旧的院子里,唯一一个灰砖砌成的洞穴矗立着。虽然旁边的厢房已经坍塌,但高灰砖窑墙还是那么雄伟,显示出主人的丰富。何普林自豪地说:“这是我祖先的窑洞。以前是村里唯一的砖窑,里面可以通到石板

根据村里老人的回忆,为了掩盖村民的宁静,村民们合作修建了村里的“城墙”和四道城门,东南门通向漯河,东北门通向农田,西南门通向漯河轮渡码头,西北门通向村外的道路。

“当时‘城门’里有三扇木门和一扇石门,西南城门楼上还有一个房间,村民们一边护村一边住。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在通往村子的西北门“程门”外面有一个纪念碑亭。我记得当时有五座石碑,后来就没了。”村主任何回忆说。

“当时我们村家家户户都有隧道。隧道入口在山洞里,家庭是相连的。这条隧道通向村外一片隐蔽的农田。何婉才洋洋自得的说道。据他研究,村民为了防土匪,不仅修筑“城墙”,还挖地道。当“城墙”抵挡不住土匪的时候,就从地道里逃了出来。

去邻县就是“过河”

在何的印象中,去邻县的乡镇集市比去本县的乡更方便。渡河渡口距白水县北苑镇8公里,距洛川县朱牛镇10公里。村民们经常去这两个地方市场

购置生活用品,厥后洛河上架起公路桥后,就更利便了。

“鸡鸣犬吠听三县,我们这里是宜君县最温暖的地方,跟关中一个气候。收麦子和白水县一个时间。”贺万财说。

在村边的洛河中,河中一块突出的石头远看像一条庞大的石鱼。在贺万财书写的村史中,纪录了洛河石鱼的传说:一个夏天,天上下着暴雨,洛河水猛涨,艄公们都将船靠在岸边躲避巨浪,这是一条庞大乌黑的鱼在水中随着河水翻腾,而且逆水而游,凶猛的河水经由大黑鱼后,河水就变得平缓,徐徐流过……厥后,村里来了一个过路的僧人,在庙里住了两天走后,大鱼就酿成了石鱼,一动不动的卧在了河中间。

“洛水吉士堡,绿荫掩映的秀丽乡村。这里住着数十户人家,勤劳厚实的乡亲,早起挑水、上地耕作,晚归饮牛圈羊。春天忙于播种,秋季忙于收获。冬天,村里大人们晒着太阳,娃娃们在门前河面的冰上玩耍。夏天,老人古槐树下纳凉,小伙子下河嬉水……”贺万财在村史中这样写道。

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