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广发控股(香港)行政总裁 沈明高

二是未来全球经济苏醒是由投资主导还是消费主导?我们认为未来全球经济苏醒仍然是消费拉动但将越来越依赖来自包罗我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经济的消费增量。这次中央经济事情集会提出的需求侧治理或需求侧革新焦点就是向投资要效率向消费要增量。

时间将逐一回覆上述五大问题。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有一些我们习惯的工具会消失有一些没看到过的新事物、新趋势会逐步精彩出现。

一是投资者应该担忧通胀还是通缩?我们认为2021年全球苏醒不如预期的可能大于超预期的可能特别是2021年下半年全球经济苏醒仍存很大的不确定性。受总需求制约2021年短期通胀或仍以结构性为主但高通胀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五是全球经济是否从G20转向G2新格式?我们认为假设美国经济具备再次修复的能力我国能够流通“双循环”经济未来将是G2的世界2020年很可能是从G20走向G2的起点。

三是宏观政策是继续推行债务钱币化还是会“勒紧裤腰带”?我们认为对全球而言惟有高通胀或恶性通胀才可能倒逼主要国家央行勒紧裤腰带否则由于苏醒动力不足全球仍有望维持相对宽松的钱币政策。对我国而言仅需维持相对于蓬勃国家央行边际偏紧的政策态势就可以在宏观变局中掌握主动权现在没有条件推动政策急转弯。

四是中国会不会从净出口国转变为净入口国?我们认为流通“双循环”经济很可能使我国从净出口国转为净入口国。重要的是成为净入口国是我国海内经济不停升级的效果也会动员外贸结构的不停升级迭代。特别是凭据日韩的履历从制造业入口替代的角度看我国在电子机械产物和能源化工产物等方面具有显着的优势。

刚刚已往的2020年人类首次面临深度全球化之后的一个配合挑战。新冠疫情叠加宏观经济的调整越发重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感。

展望2021年以及更长时间里的宏观变局与新局交替需要回覆五大关键问题: